新华社:不让采访运动员是为了保护选手?可笑

  第十二届全国运动会的大幕已经拉开,与全运会、中国体育有关的一些痼疾也开始“探头”,对运动员“禁言”就是一例。

  记者8月31日在全运会赛艇赛场欲采访北京奥运会女子四人双桨冠军成员唐宾时遭遇“无厘头”一幕:领队推给辽宁省体育局航海运动学校副校长,副校长推给省体育局。给出的原因都是决赛之前不让运动员接受采访,以免运动员受到影响,而且体育局“三令五申”;虽然当事人对不能满足记者采访要求表示歉意,但记者的工作不可避免受到了影响。

  无独有偶,当日的帆船帆板赛场,当奥运冠军徐莉佳的女子激光雷迪尔前两轮比赛结束、记者做好采访准备时,遭上海队领队“截和”,给出的理由同样是怕影响比赛,说要采访可以找市体育局局长,徐莉佳的脸上也写满了无奈

  他们的理由很简单:保护选手,避免干扰,因为要指着他们夺金牌。

  这种理由看似有理,实则可笑。

  最起码的,如果连接受采访都做不到,这“小心脏”也着实脆弱了些,运动员的综合素质何谈提高?

  再往深里说,这是对体育认识的一种背弃。在某些人眼里,体育就是金牌,就是政绩。什么全民全运,什么推广项目,在他们面前都只是口号。

  中国运动员遭“禁言”早已不是新鲜话题,全运会如此,奥运会亦如此。北京奥运会上几名中国皮划艇队员罔顾记者采访要求而去、伦敦奥运会中国赛艇队数名队员在志愿者几次要求到混合区后依然离去的事实都说明,在接受媒体采访这一环节,中国运动员从国内到国外保持了高度“一致”,甚至可以说,正是有了国内的“积累”,才有了国际赛场上不顾国际影响频频拒绝采访的结果。

  北京奥运会之后,建设体育强国的目标对中国体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运动员的层次和境界也应该相应提高,中国体育应该秉持一种更加开放、以人为本的心态。但在某些官员的“钳制”和体育界大风气的影响下,实现的难度可想而知。